花呗服务

信息详情

互联网电商平台对竞争的促进和抑制作用
发布时间:2018/9/3 10:06:15 作者:一起赚钱吧 浏览次数:156

  互联网电商平台涉及很多要素,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关系网络,它与实体经济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北京达晓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林蔚律师基于反不正当竞争的视角剖析了电商平台对竞争的促进和抑制作用,商务部研究院产业研究所所长崔卫杰研究员从对外开放与国际规则的视角分析了电商平台对实体经济的促进作用。专家认为,电商平台运用大数据使采购、交易、支付、物流全部都集中在一个平台上完成,既带来了更加公平、透明的竞争,也形成了产品质量、价格、服务差异化的竞争,在更大程度上促进了资源和要素的流动与优化配置,也更加有效地保护了市场主体权利和知识产权,同时通过推动线上与线下双向融合、制造与服务双向融合,以及在平台经济、共享经济等新兴领域掌握未来国际新规则的制定权和主导权,助力实体经济发展。

  (一)互联网电商平台对竞争的促进和抑制

  1.电商平台对竞争的促进作用

  平台经济发展符合社会化大生产的发展趋势,对竞争和知识产权保护有非常大的促进作用。平台已经融入每个人的生活,它使所有的要素都高效、高速、高频地流动起来。电商平台运用大数据使采购、交易、支付、物流全部都集中在一个平台上完成,既带来了更加公平、透明的竞争,也形成了产品质量、价格、服务差异化的竞争。它对于实体经济的好处,则是在更大程度上促进资源流动和要素流动,促进资源和要素的优化配置。同时,平台对于市场主体权利的保护和知识产权的保护更具有效力和效率。


  2.电商平台抑制竞争的表现

  电商平台对竞争的抑制,集中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对上下游的控制,也就是垄断高价销售和垄断低价采购;二是在互联网平台最常见的“二选一”交易,即《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7条所指向的“指定交易”;三是拒绝交易和搭售。例如,机票购买、酒店预定等所遇到的保险、优惠券、旅游券搭售等,对中小企业的损害非常大。从实际情况来看,无论是苹果、三星还是京东、携程、滴滴,互联网平台的一些行为都属于典型的“指定交易”,都涉及“二选一”的问题。或者说,与平台是不是能达成交易,本质上是契约自由的问题,但是,当某个平台对于整个行业或者是相关市场的控制力达到一定程度时,契约自由就需要有一个边界,平台也就不能无正当理由地拒绝交易,或者无正当理由地指定交易。

  3.互联网电商平台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

  电商平台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做法值得商榷,但是,用《反不正当竞争法》对电商平台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进行规制又显得非常困难。这一方面是因为《反不正当竞争法》本身不完善,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传统的判断标准相对于互联网双边市场而言过于僵化。互联网领域是一种双边市场,一方面有上游的供应商,一方面有下游的用户,电商平台则一边控制着消费者,另一边控制着经营者。如果供应商在电商平台的销售份额占到其销售总额的30%以上就离不开这个平台,因此电商平台对于上下游经营者的控制力不需要达到50%以上就有非常强的控制力。

  在互联网领域有关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是非常有技巧的,电商平台之所以敢于让上下游客户“二选一”,就足已表明其对市场的控制力。因此,对于互联网平台的规制,除了通过扩大经济要素流动来增加社会福社以外,一定不能忽视对竞争的规制。我们既要充分发展平台对竞争的正面助益,也要关注平台的不正当竞争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二)平台经济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1.实体经济之间的竞争实质上是国际规则之争

  从过去看,发达国家牢牢掌控着国际经贸游戏规则的制定权和主导权,广大发展中国家则没有发言权,发达国家对其一些敏感领域进行高度保护,而将其优势领域高度开放。从目前看,国际规则进入重构时期,发达国家不仅在竭力维护对自己有利的规则,也试图利用某些领域的优势制定有利于自己的新游戏规则,但发展中国家的话语权增强,对现有的国际规则提出了挑战。从未来看,传统领域的国际规则基本成熟,新的国际规则的制定大部分集中在新兴领域,新兴领域的规则制定不仅影响新兴领域本身,而且可能改变整个实体经济的产业生态。所以,未来国际之间的竞争更多的是一种规则之间的竞争,尤其是在新兴领域掌握了规则的制定权和主导权,对实体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是毋庸置疑的。

  2.互联网电商平台是最可能引领国际规则的领域之一

  我们在很多新兴领域(如移动通信、移动支付、跨境电商和共享经济领域)都有很多优势。在制度体系建设方面,发达国家的制度建设非常完善,但是我们也有一定的制度优势,在平台经济迅速发展的新时代,我们可以变劣势为优势,从而拥有更多的优势。从中国的最新实践看,上海自贸区、北京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以及协议开放项下的双边国际合作产业园,强调的是对标国际经贸合作新规则,加强制度创新,最终目的则是在对标国际新规则方面具有引领作用,这表明我国已经进入以服务业开放为主的新阶段。因此,一方面要发挥政府的重要作用,通过牵头自贸区和“一带一路”建设,主动对接发达国家主导的先进规则;另一方面要发挥市场主体的优势,在平台经济、共享经济等新兴领域制定规则、引领规则,在这些最有希望引领国际新规则、占领国际规则制高点的领域尤其是电商领域掌握主动权和话语权。


  3.以两个“双向融合”助力实体经济发展

  一是推动线上线下双向融合。线下企业需要增强线上服务能力,线上企业则需要提高服务线下的水平,重点是发展一批处于价值链高端的云计算、大数据和互联网等线上服务提供商。二是推动制造与服务双向融合。服务业开放的着眼点还是实体经济发展,更为具体的是推动制造和服务双向融合。一方面,推动制造企业发展电子商务,利用平台加强境内外营销网络体系建设,加大品牌推广力度,带动产品销售和出口;另一方面,通过电商平台提升制造业企业的价值链和供应链管理水平,鼓励企业从出售产品向出售“产品+服务+技术+品牌+标准”转型。

  4.完善机制,抢占国际规则制高点

  平台经济的核心是大数据,对国家安全和国计民生具有重要影响,需要构建以消费者权益保护为基本原则的规则体系,包括消费者隐私保护机制、数据信息交易和共享机制、争端解决应急处理机制、数据信息风险评估机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管理机制、政府与企业网络信息安全合作机制等。电商平台要充分利用现有优势,抢占国际规则制高点,增强国际规则话语权,促进实体经济发展。